搜尋此網誌

2015年1月1日

goodbye, 2014...

2014…..,一度陷入深深的憂愁,然後認知改變的必要....

最慶幸的是父母今年雖然多少有些小病痛,但整體而言都算平安,在我現在這個階段,這應該是 above all 的掛念!2014 繼續維持平均兩週回台北探望及幫忙的頻率,盡量分擔他們生活上的煩惱與擔憂,真心希望他們可以一直繼續平安健康快樂。

因為工作的關係,除了十一月跟A去了德捷自由行外,在島內的小旅行比起2013少了很多。而在繁重的工作壓力下,每晚回家切A烤好的土司麵包、洗生菜、切黃瓜、切蕃茄、搭配各式不同的起司片與水果乾,組合起來做成厚厚的三明治當成隔日A的早餐與我的午餐,漸漸變成是一種抒壓儀式。

2014 台灣的公民運動可見度明顯提升,三月的反服貿,在百忙中北上參與了 0330 的黑衣靜坐,明確表達不贊成「黑箱服冒」與不願成為「中國的一部分」的訴求。

10/5 彩虹圍城

今年一度夢想婚姻平權法或伴侶法有機會通過,我跟A有機會獲得進一步法律上的保障。法案卻是一直遇到明顯的歧視與忽略!

10/5 參加了彩虹圍城,參與人數比預期中多。這個與自己切身相關的議題,真的需要繼續投入與發聲,並持續找到更有效的革命方式呀!

法案在九合一大選後的12月排入了立法院實質審查議程,雖然當天許多保守派的發言令人傻眼倒彈,但也有令人激賞的友善發聲。希望有一天這些友善的力量可以抵抗保守惡意的歧視力量,讓婚姻平權與性別多元獲得法律上的實質保障,

十一歲的長條彩虹旗,默默在書房中等待

自己很慚愧的是,前三季還盡量地保持每週的運動頻率,到十月因為左手腕不適休息了幾週,緊接著準備出國,十一月下旬回來,就一直怠惰到年底了。好不容易修掉到腰間油,又悄悄地長了出來,2015 一定要重拾運動習慣啊!


2014 工作

前半年被多年罕見的持續好景氣所造成的工作壓力 haunted,不斷地被要求更多、更好、更快、更複雜。在這個行業就是這樣:「被下的挑戰目標如果說可以做到,要準備如何做到的 monitor index與 step by step計畫,然後被 review;做到了,要準備下次如何更進步的分析報告然後被 review;挑戰目標如果說做不到,要準備為什麼做不到的分析數據與報告等著被 review,然後被種種手段逼著說就是要做到;真的沒做到,要準備三階展開與8D Report 然後被 review。」而所謂被 review,除了專業能力外,還有殘酷的邏輯反應大考驗,相關單位事前溝通過的事,在這樣的會議中,往往會被無情或白目的出賣(千萬不要以為讀理工的人邏輯都會好,大錯特錯!)

大頭們用字字傷人的氣勢壓着各部門主管,不合意的就換掉,在第一季中,平行單位的主管就換掉了約1/3。而明明廠的狀況就真的不好,客觀條件持續沒有改善,異常事件不斷,動能起不來,我這個管生產的部門只能持續挖東牆補西牆,調動資源維持基本 output 對外交代。也明明是大家都知道的狀況,但總是要因為東牆上的缺口令老大不開心而被「狠電」!而自己部門內又有跟上頭關係好但能力差的冗員,在這樣的非常時期完全無法信任,而為了不能出包,實在必須把自己當數人用,名副其實的內外交逼。

一直忍到五月中,某天又莫名其妙,一點小事老大又震怒,部門內主管們被一一點名上台羞辱。這實在令人無法忍受:何必呢?如果是覺得換掉的人還不夠多而不開心,我不幹了可以嗎?當天請了半天假,晚上跟A聊過獲得A的理解,隔天去上班直接上離職系統丟出離職單。

結果接受了慰留。談過後,大頭們協調結果,把其他相關主管做了一些調動,我也同時得到一些正面回饋:調走兩位冗員、換三位強將過來(包含第一季被換掉但其實是有能力且盡責的平行單位主管);之後一陣子,開會時,老大說話也比較像人了。而其實自己接受慰留後,心態也作了調整:實在不應該被工作搞到不成人樣!該被打敗的是那些無禮的大頭,要氣就讓他自己氣到爆炸!我把事情盡力協調、規劃、做到最好,遇到的限制也盡力說明讓他能理解,如果還是無法接受,那可能他自己要想想辦法用他的層級讓那些限制破除吧…

經過六、七月的部門換將、任務重組訓練期、自己心態調整後,我又開始可以自然的說笑、放心把任務分配出去、對結果開始可以樂觀看待。而在新組合的相關主管合作下,客觀條件漸漸改善,廠的動能終於穩定提升,生產狀況也終於順暢,最後終於可以實現我十一月與A出遊的計劃。


2014 旅遊與活動

前半年被工作壓着,成天嘆氣,放假也開心不起來,A看我這樣,常常開著車帶我到處去散心。但看著那期間留下的照片,我的臉實在非常明顯的苦呀....

農曆年去走了象山步道、去中興新村看燈會,春天去北埔吃粄條,去淡水吃旗魚條與阿給。4/12 跟 J 家與 I 家去啤兒革命,在台北住了一晚(富濠)。五月去了北港、台西(好偏遠的小鎮),六月照往例參加性權會的募款餐會(今年A沒空,自己跟 J家去),七月去了泰安,然後照片開始出現了笑容....

4/12啤兒革命

在勤美大草皮喝啤酒聽爵士
台北華山的大貓

8/3 熱線晚會在台北過夜(馥敦),8月中A跟A妹陪A媽去了河南一趟,9月到華山遇見可愛的大貓,10/24 女影座談再見了上次去香港認識的朋友,晚上跟 J家與 I在忠孝東路巷子內的作田吃串燒喝生啤酒,在馥敦過夜,參加隔天的同志遊行。十月去了台中的爵士音樂節與草悟道音樂節,遇到跟華山同一隻的可愛大貓,然後一路上喝了好多種啤酒。


10/25跟A在台北睡飽後,參加第N次的同志遊行

11/1 抽空趕上台北聽小虹老師的講座(途中還因為超速吃了一張罰單)

11/14 ~ 11/25 跟A一起到德國與布拉格自由行,非常溫馨也非常開心。

12 月趁著 J 妹妹的訂婚禮,到高雄小旅行了三天兩夜(實際因為工作必須晚去早回,不到兩天兩夜),但除了吃吃喝喝的時間外都在睡覺…

在高雄跟 J家與J家表妹共五人喝掉的啤酒

2014 精神食糧

電影看了不少,年初的Mitty (哭)、 Blue is the Warmest Color (哭)、Gravity (哭)、the Wolf of Wall Street、Philomena (崩潰哭)、August: Osage County (大驚),Saving Mr. Banks (哭),春天的 the Grand Budapest Hotel (驚),年中的 Maleficent (哭),夏天的 Lucy,年底的 Hobbit III (哭) 與 Maps to the Stars (大大驚!)

DVD 買了也看了拉片 Concussion, Blue is the Warmest Color, Reaching for the Moon 以及當初贊助的海倫她媽,當然還有每年必敗的 Rizzoli and Isles (S4)。

靜不下心來,新書真的沒看幾本,只有:玫瑰的名字重譯版 (Eco)、Report from the Interior (Paul Auster)、沒有女人的男人們 (村上春樹)。倒是春天很憂愁的時候又重讀了我很喜歡的「灰色的靈魂」, "Moon Palace"、"the Book of Illusions",好像又更憂愁啦…

另外還看了 Blue is the Warmest Color 的原著漫畫英文版(大哭),哭得比看電影還嚴重…




音樂贊助了 Jane Siberry 以及 Chely Wright 的新專輯計劃 (2015才會有新作品出來),從 iTune 購買的有:很欣賞的 Sia 新專輯 "1000 Forms of Fear"(非常喜歡)、首發專輯很驚人的 Lana Del Ray 的新專輯 "Ultraviolence"。出櫃很可愛的胖妹妹 Mary Lambert 的 EP "Welcome to the Age of My Body" 以及專輯 "Heart on My Sleeve",台灣 iTune 都無法買,只能從Amazon訂購,我也非常喜歡。

運動賽事可能不應該算精神食糧,但應該可以算是精神寄託?
2014 年中最開心的事莫過於德國隊終於贏了世界杯冠軍,得到了第四顆星星,我真的高興到在電視前哭了呢!認真想起來,這一屆世界杯的賽程在六七月間,陪我度過了部門重整的辛苦期,而最後又獲得我期待多年的結果,真的非常神奇呀!

2014 見到的老朋友

今年見了幾位多年不見的老朋友:

八月底與高中好友 Beryl (明明就在台北卻已三年未見), Evelyn (五年未返台) 見面吃飯,年輕時的死黨見面實在很開心,什麼都能聊!但說起五年前 E 返台時的好友會,又不勝唏噓。

10/5 彩虹圍城後,去見了在附近的 Mango (明明在台北,卻也兩年多未見),讓她招待了好吃的飯與湯,非常不好意思還拿了一整袋她贊祝柯 P的義賣品。

在德國 Dresden見了在當地工作,兩年未見的郭妹妹。在 Dresden吃麵、喝酒、聊天,非常愉快,帶了台灣的家鄉味與家常中藥給她,也很不好意思拿了她精心準備好吃的在地甜點與水果。

Others

10/8 月全食:下班跟A衝到頂樓去看,同時間老媽跟小阿姨在日本旅遊也有看到


2014/10/8 月全食,在頂樓拍的照片

年底的九合一大選,換掉了許多令人厭煩的老面孔,也捧上了許多有待考驗的新人與新政,希望地方執政的結果是對人民有益的,也希望這些新政能把台灣帶向比較正面、符合普世價值的方向走,不要再繼續靠攏那個大到以為自己很強,強到可以把世界買下來的噁爛集權資本主義國家了啦!

2014 走掉的但想要記下的人:娛樂圈的 Phillip Seymour Hoffman (46), Joan Rivers (81), Robin Williams (63),作家 Gabriel Garcia Marquez (87), Siegfried Lenz (88),有壽終正寢、有意外走的也有自己選擇離開的,無論如何,謝謝他們曾經帶來的啟發、歡樂與感動!

2015年,期許自己有更多的智慧,面對生活、工作、體制等各方面會遇到難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