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7年8月15日

the 2nd anniversary - 柚香光, 2017/8/15

遇見光第二年...

這一年來れいちゃん做了什麼呢?﹝劇團自己發行的月刊訪問與 Sky Stage 的 routine 專訪就不提了﹞

- 2016/9 外部雜誌 Marisol 時裝雜誌十月號專訪
Marisol 2016/10 專訪
 - 2016/9/1 ~ 9/2, 9/5 ~ 9/6 跟著轟理事 dinner show(其它花組成員分兩團去全國公演&bow-hall 公演)

2017年7月29日

2017/6/21 - 2017/6/27 關西行

二月先訂好了可以改期(當時還不確定父親的療程狀況)的樂桃機票與飯店,忍了半年沒休長假,就是為了配合花組寶大公演期間 (6/2 - 7/10),帶A再去關西參觀去年還沒有一起去過的地方。

不能安排太早去,因為公演的舞台寫真要一周多後上市,而 Le Cinq 三週後才會上市,不能月底月初(工作特性), 也不能拖到七月(因為我老闆去年就預告七月他要休長假帶老婆小孩去澳洲,我必須替他「看家」),所以選定6/21 - 6/27七天六夜,前三天住京都看附近景點,後三天住大阪進出寶塚觀劇,劇預定要看三場,包含 6/26 小海生日當天。

四月時,父親的幾次療程下來,狀況還符合預期,我們也比較放心。在會員先行購票以及一般前售兩個階段把要看的三場票買齊,看到飯店(兩間都選 ibis style 繼續累積會員點數)不可退的房價正在大優惠呢!改訂不可退、把原來的訂單退掉,這樣六個晚上共省了九千多元呢!

出發前一起討論好這次要買的東西,列了一些想吃想逛的店,計畫好一定要去參觀的景點,相關巴士、「健行」路線,以及飯店附近還沒逛過的大超市。出發前一個週末,買好要帶給小光跟小海的數種お土産,放進很空的行李箱,佔掉1/2的空間,終於有了要去旅行的實在感。

A 的裝了 1/2 滿,
我裝了 3/4,其中半邊是要給小光、小海的禮物

2016年12月31日

Goodbye, 2016


每年最牽掛的還是父母親的健康,母親不只前些年說的膝蓋痛,今年髖關節疼痛更顯嚴重,而服用醫生開的止痛藥,會傷胃造成習慣性胃痛,又鐵齒倔強不願意詳細檢查,實在令人擔心。父親年底被要求再做一次詳細檢查,雖然到目前醫師還沒有明確答案,但 2010 ~ 2013的折磨療程還印象深刻,雖然我們都希望只是虛驚一場,但也互相勉勵做好再次面對的心理準備(但考量父親的年紀,心裡真非常擔心,一個人的時候哭了好幾次)。

今年工作環境有一些變化,前幾年開始,每天逼著整個廠與支援單位幾乎喘不過氣的長官,年中官位高昇,不再管我們了!新上任的長官,個性雖然比較溫和,但就相對比較能容忍工程單位出錯與延遲,這對於負責生產的我們,有時卻也造成不小的困擾。總之,就是要重新找到能夠讓新長官聽懂我們需求的方法。

2016 國際局勢的發展持續令人擔憂,右派保守勢力的崛起:德國的極右派遊行集結人數屢創新高,6/23英國的脫歐公投意外過關,11/9 美國大選 Trump 當選。而恐怖組織更利用族群矛盾,不斷在歐洲製造恐怖攻擊:伊斯坦堡、布魯塞爾、柏林...,造成無辜群眾的傷亡,讓各國的極右派更有理由說服國內人民反對移民,製造對立與戰爭氣氛。

而 6/12 發生在 Florida Orlando 同志夜店 Pulse 的槍擊事件,是對同志族群非常沈痛的傷害:這世界仍有人對「我們的愛」恨意竟仍如此強烈,強烈到可以進我們的門來奪取我們的生命...

我們的新政府在 5/20 上任,以台灣為主體的主流民意方向,就算新政府不斷釋出善意,仍被中國打壓,一付「不承認一個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切免談」的惡霸態度,而且逐漸加強恐嚇的強度。而美國 Trump 新政府操縱國際情勢的變數,對台灣到底是好是壞還很難說,台灣真的自己要團結,政府要加油!台灣就是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

對個人權益最相關的同志活動,今年參加了 6/3 在紅樓的熱線感恩酒會、7/23 在ATT4Fun 的熱線晚會。10/29 的遊行,雖下着雨仍跟A一路走完全程,12/10 的全民挺同志活動,跟A很早就到凱道坐下,活動出乎意料的人數,讓我們邊喊著口號邊好感動!

而在保守宗教團體號召出來的恐同部隊威嚇中,經過多方努力奔走,婚姻平權法案尤美女立委的版本,總算在 12/26又再前一步,通過委員會初審,即將在下一個會期往二讀邁進。雖然真的還有一段最艱困的路要走,希望 2017 我們能一起繼續努力讓它通過三讀,然後我就可以請婚假跟A出去玩啦!

12/10 坐在凱道上揮舞的彩虹旗,明年跟大家一起繼續努力

其他 2016  我們的生活點滴:

2016年12月29日

2016/12/2 ~ 12/4 大阪&寶塚

純粹是為了去大劇場現場看小光公演的行程,因為十一月下旬已計劃了長假,只好壓縮一個十二月初、三天兩夜的快閃計畫。既然是快閃,當然要搭廉航才不會浪費,survey 了幾家廉航,在七月中決定訂了樂桃航空的冬季特價機票,兩個人、早去晚回、預選座位、一個 20kg 行李,含稅後的總價差不多是五月行一個人的票價。

查飯店的時候被價位嚇到,同樣的飯店竟是五月行的近兩倍!問了常去日本的人,才知道是因為十二月初還在楓葉季。在 Booking.com 先預訂了 Ibis Styles Osaka(含早餐,跟不含早餐的新阪急、新阪急別館相比,價位差不多),想說等近一點如果有訂到東橫 INN 再退掉,不過看地點比較理想的東橫INN 在只開放會員訂房期間,非吸煙房幾乎都已經滿了。八月底在瀏覽 Ibis 官網時,發現他們正在作會員促銷,直接在官網訂的會員價,比 Booking.com 還便宜一些。所以最後還是退掉了 Booking.com 的預定,改從官網訂,還可以累積會員點數。

前兩次去大阪,都是住梅田附近的飯店,每天在附近走很多路,對那附近的車站、百貨、地下街,已經相當熟悉。這次的飯店在道頓堀,離難波比較近,聽說難波車站的複雜度不輸梅田,雖然有先查過別人的介紹,出發前還是有些緊張。此外,之前去關西都是第一航廈,到梅田都是搭機場巴士,這次要先從關西第二航廈(樂桃專用航廈)搭 suttle bus 到第一航廈,然後要第一次搭南海電鐵到難波,再走出去找飯店(google map 說步行12 ~ 14分鐘)。

本來第二天 (12/3) 只買到上午場的票(因為下午是貸切公演,不對外售票),打算看完戲直接搭阪急電鐵到京都看楓葉、賞夜楓,才不會浪費這麼貴的楓葉季飯店錢,連楓況都物色好了。但出發前看到下午的貸切場有票會當天釋放,天人交戰後,被A一語點醒夢中人:一開始不就是打算去看小光嗎?(A真有智慧!)

著了「光魔」的三天兩夜

2016年12月26日

2016/11/11 ~ 11/20 UK 行

這次跟A重遊英國三個城市,目標是要去 2011年沒時間到的點,飯店這次都選 Ibis 系列(因為參加了它們的 Club Loyalty 計畫,發現還蠻划算的)。London 住在上次住覺得很方便的 Earl's Court 區,Ibis Styles London Kensington 離地鐵站很近(就在對面巷子內),Edinburgh 選的是舊城區的 Ibis Edinburgh South Bridge,很方便在舊城區散步、購物。Glasgow 是位在 George Square 南端,Merchant City 區的 Ibis Styles Glasgow Center,附近相當多人潮擁擠的餐館、酒館,交通也相當方便。

Ibis 是法國的平價連鎖飯店,屬於 Accord Hotel 集團,所以法國客人很多,在飯店吃早餐附近幾乎都講法文,常常會誤以為以為自己在法國哩...

上次跟A搭 KLM 的經驗還不錯,對於它們的準時、高效率印象深刻,所以這次也是買它們特選經濟艙的座位,七月中就訂好的早鳥票,訂票時搞錯了回程日期,比原先的計畫晚了一天!因為當時還沒訂飯店,將錯就錯把原本預計停三天兩夜的 Edinburgh多加一天。

旅程時當地的戶外氣溫,London約 3~10 度,Edinburgh 約 0~8 度,Glasgow 約 0~5 度。保暖的衣物與配件都有準備,並沒有冷到。只是每次一進到室內因暖氣造成的溫差,都要快速「卸裝備」,還是不很習慣。

出發前幾週的工作量實在非常大,每天的生產壓力相當恐怖,幾乎無法分出時間想行程。幸好在八、九月時就已經預排了一版我們的每日計畫,出發前的一個週末,照著那計劃寫在隨身筆記本,再寫下較精確的省時路線,基本上都有照計畫走。

終於又來到倫敦了

2016年12月19日

2016/5/7 ~ 5/14 關西行


旅程從原本單人行變雙人行,來回班機都還有空位 (華航),飯店從新阪急單人房換成新阪急別館雙人房,其他不變。

去年十月自己第一次去時,心裡都是柚香光跟觀劇,吃喝與行程都很隨便。這次出發前都已經在官網買好票,不用花時間排當日票,配合公演 A, B cast 的日程,排了三天共四場劇,三天往京都跑,一天姬路城+神戶,其它就在大阪逛。

2016年12月13日

some words after the 2016/11/9 USA election... (補2016/11/9)




2018/11 in San Francisco

我今天想到 2009/5 的加州反同公投 (Prop.8)...

當時的結果令很多人心痛與不安,但也令堅信需要扭轉局勢的個人與團體們更加團結,投入並運用各方資源推動全國性的平權運動。我認為因為這樣,才有 2015/6 的最高法院宣判結果。

歷史上,被菁英族群無情棄在後方無力追上的人們、與不願意面對世界總是在改變的的人們,總會找到機會與議題集結而反撲,受傷害的絕不只是性別以及性傾向議題。

而歷史總是這樣,往前走幾步又再往後退幾步(是前是後當然因人而異),我相信只要是在「民主法治」的體制下,在往後退的浪潮中,只要堅信並捍衛自己所秉持的價值、團結並讓其他人相信這個價值是對的,浪潮總會回頭的。


但如果這個浪潮,連基本的「民主法治」都會一起摧毀,then i will definitely stand up and fight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