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3年6月15日

我的地下社會歲月

今天是地下社會最後一晚,來說說我在那裡的青澀歲月…





大三那年暑假離家出走兩個月後,回到台北把最後一年的大學念完,跟當時的 partner 在台北縣市辛苦打工賺錢,租屋過生活。兩人租過一陣子的套房後,1995 年跟當時學校女研社的學姊以及她們的男女朋友們一起在新店調查所附近一處公寓分租,進而認識了三位一起在 1996年創辦地下社會的宗明、Only、菲菲。

記得剛開始地社是下午賣簡餐、咖啡,晚上賣酒的地方,有一大片應該是宗明收藏的CD牆,整天放送好聽的西洋樂。知道我當時剛畢業,工作不如人意,又需要錢跟 partner 過生活,Only 跟菲菲讓我有空時到店裡打工,跟菲菲學做飲料、調酒,那是非常有趣的日子。而更多時間,是跟 Only 以及當年的酒友們晚上在店裡喝酒聊是非、聊世事、聊小說、聊愛情與生活。也不知道當時有多少酒是 Only、菲菲或宗明半買半相送拿出來喝的!

當年沒有什麼錢,喝了酒,也沒再去逛夜市(其實每晚也幾乎喝茫了),只知道樓梯口右邊那一間賣土虱與蚵仔煎的老闆,長得很像施明德。所以我是離開台北工作數年後,很後來,才真正知道大家說的「師大夜市」原來在地下社會後面巷子內!

1997年夏天我離開台北,又過了些辛苦日子,再有餘裕回台北玩樂,已經是 1999 年底的事了。那時候,Only 已經離開地下社會,菲菲還在,記得那天晚上地社很熱鬧(當時地社應該已經開始在地下樂團界小有名氣了),我跟 partner、partner 的女友(無誤)、以及其他朋友一起,當 partner 與她女友手牽手一起去逛夜市時,我在吧台喝酒,跟菲菲聊天,聊到哭的不能自己!店裡很吵也很歡樂,但我只聽到自己的無奈、心痛與難過,哭到菲菲跟朋友們都不知該怎麼安慰我....

那是我最後一次進到地下社會…

後來十幾年,地下社會愈做愈有特色,成了台灣獨立樂團的聖地。我則經歷了不算平順的感情更迭,後來幸運的跟A攜手走了過來,我們工作忙碌但也算穩定中成長。大概在 2005年左右,從網路上看到有人在介紹「竹北草葉集書店」,驚訝地發現創辦人竟是好久不見的 Only!去過幾次草葉集找 Only 喝酒,得知 Only 開始朝設計方向發展,而菲菲已經到法國去追求理想了!

後來我查過菲菲的名字,發現她已經學成歸國,從事她喜愛的藝術工作,也不時在破報中發表文章!而草葉集書店在 2009年收掉了,我跟 Only 再度斷了聯絡,但從網路得知她回台北成立了她自己的設計工作室,開始專心於她充滿理想的設計事業!

今天,是地下社會最後一天,我有幸曾是那裡喝酒團的一員(當年那些人,很多後來各自在政治圈或藝文圈有成就),在那裡歡笑、亂喝、狂吐、痛哭過,也有幸到現在好好的生活著,看到當年的大家都各有成就,謝謝當年的地下社會以及當時的人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