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2年4月10日

alone in Germany, 2012/3/9, Berlin Day3 to Potsdam & others

根據行程出發前的天氣預測今天會是在柏林僅有的兩個晴天之一,所以安排今天去波茲坦參觀。

去波茲坦參觀著名的忘憂宮 (Schloss Sanssouci) 前要說一說歷史:它是普魯士王國腓特列大帝(腓特烈二世, Frederick II, Frederick the Great, 其實不應該說是大帝,那時普魯士還只是一個王國,頂多說是偉大的國王,只是中文都這樣翻譯)在位時興建的,腓特烈大帝在18世紀不但持續提升普魯士的國力,在政治上走開明專治路線,在文化藝術方面的獎勵與投入更是遠比他爸爸(軍人國王,腓特列.威廉一世)跟爺爺(腓特烈一世)對普魯士在近代歐洲史上貢獻更大,在歐洲他是第一個開放出版自由的國王,在他的領地廢除了農奴制度(但他對猶太人卻一直存在歧視態度)。這位大帝在年輕時為了逃離父親的高壓管理與政治性逼婚,與密友計畫一起逃到英國,計畫失敗後他被父親強迫親眼目賭他的密友處死過程。他27歲即位,終其一生沒有子嗣,晚年對法國文豪伏爾泰非常欣賞,交往密切且資助甚多,關於他是同志的說法一直不斷,但也無法可考,"sans souci" 是法文 "without concers"的意思,是大帝最衷情的度假宮殿。
他死前的遺言說要葬在他愛犬們的墳墓旁,在他生前最喜歡的忘憂宮的戶外露台,但繼位者並未遵從他的遺願,把他葬在附近的教堂裡。二次大戰期間連同他父親與其他共四位普魯士王室的陵墓被希特勒移動過兩次(說是避免毀於戰火),二次戰後四個陵墓被美軍發現後移到馬堡,兩德統一後,大帝跟他父親的陵墓一起回到波茲坦,但一直到 1991/8/17 大帝的205年逝世紀念日的晚上,他才終於擺脫所有親人回到自己當初希望被歸位的地方。

享受着吹奏長笛樂趣的腓特列大帝畫像
以下純遊記,不再說悲傷又露露長的歷史了....


因為要趕行程,早上不到七點就起床,FaceTime 後在飯店樓下的 Bagel Company 吃早餐 ( 這家 bagel 有很多種可選擇,口感比較好,內容物與抹醬可以自己挑選,但也稍微貴一些),雖然是好天氣,但氣溫只有4℃。先搭車到主火車站下車,看一下這個三鐵共構的火車站,並先探好後天要搭火車去德勒斯登有沒有要注意的事情。火車站最上層是 S-Bahn,中間一層是商場,地面一層是 lobby與商場,最底層才是長途 DB。主火車站是兩德統一拆掉圍牆後新蓋的建築物,外觀是玻璃結構,是柏林與近郊(透過S-Bahn)以及與德國各城市(透過DB)重要的交通樞紐。

柏林主火車站上層,外觀與內部

探路完成,回到最上層的 S-bahn,波茲坦可以從柏林搭 S7到達(車票要包含A/B/C區),車程約40分鐘,一路上窗外陽光非常耀眼,會是個拍照與欣賞風光的好日子!

到了波茲坦車站本來打算照 lonely planet 上說的去租一步腳踏車,慢慢騎進城區與皇宮公園。但四處找不到租腳踏車的地方,只有車站外面要上網或打電話去登錄會員資料後刷卡租的那種。去問了站務詢問處,她只簡單說:現在沒有。等遊客中心開門去詢問腳踏車的事,說是租腳踏車四月才會開始營業,目前要進城區就只能搭公車,在車站的咖啡店買了可頌與水後出發。

查了各公車路徑,去忘憂公園要搭 bus 695,半小時一班,車資也可以使用 Berlin A/B/C Welcome Card。搭公車的各國遊客蠻多的,公車經過城區後進入公園區不久,到忘憂宮的背面時,司機會提醒『忘憂宮要在這裡下車』噢。

先在忘憂宮前後拍照,這時節尚未到旺季,很多雕像、花圃都還在養護中,草地與葡萄藤也不若春夏季時茂盛,但從噴水池向上看忘憂宮,仍可感受這個皇宮的氣勢與設計美感。地圖上預定要去看的除了忘憂宮,還有風車磨坊 (Historic Mill)、新客殿 (New Chambers)、中國宮(Chinese House)、橘園宮(Orangery Palace)、以及最西邊的新宮殿(New Palace)。除了風車磨坊就在忘憂宮旁新客殿對面,其他沿著噴水池往西的 Hauptalle 大道走都可以到達。

Schloss Sanssouci 外觀

忘憂宮每天有限制參觀人數,要分梯次進入參觀,我下巴士時約 10:15,附近拍照繞了一圈才去買票 (8 euro),最近一梯要等到 11:20,當時約 10:50,想說半小時綽綽有餘,竟傻傻開始我的忘憂公園徒勞無功大奔走...
藍色是我在忘憂公園走來走去的路線,是幾公里了啊?
先去看附近的老風車與新客殿,這風車有一些跟腓特列大帝有關的軼事,但應該都只是傳說,主要在彰顯大帝的慷慨以及守法與公義態度。﹝有興趣的人可以看官方網站wiki 上的介紹﹞看完風車走回噴水池,遠方的新宮殿似乎並不遠,異想天開想說先去那裡看看再回來!結果疾行走到橘園宮已經花掉15分鐘,一定得回頭不然來不及 11:20入場,所以再提氣疾行回忘憂宮排隊進入參觀。參觀門票有含導覽機,也會有一位隨行的導覽員,一個梯次算一算差不多是30人,參觀時間約是半小時!
參觀前在公園疾行,第一張的盡頭就是以為到的了的新宮

這座充滿了洛可可風的建築,內部真是華麗繁複,Entrance Hall 富麗堂皇,Marble Hall 從容大氣,Library 安靜精巧 (只能隔著玻璃看),King's Study 則可想像大帝在這裡的活動起居,Voltaire Room﹝又名Flower Room﹞立體的牆壁雕飾則十分精緻。整座宮殿共12個房間,擁有大量的精緻家具、畫像、圖畫,感覺像是進入了一座博物館。當時的腓特列大帝對中國文化有一定的興趣,收藏了非常多的中國瓷具,部分裝潢也帶有東方色彩。另外也有多幅腓特列大帝從年輕到老年的畫像。

洛可可風的忘憂宮內部
在忘憂宮外庭院露台東側的大帝墓碑
(圖片來自wiki)

參觀出來差不多是中午時間,在噴水池旁的椅子休息一下,再次挑戰新宮方向,中間再走近橘園宮(這是腓特列.威廉四世蓋的義大利式宮殿)與中國宮拍照,幸好氣溫低,不然這樣走早出了一身汗會想放棄吧!邊走腦袋邊浮出自己穿著18世紀歐洲僕人裝在宮殿間奔走,服侍著貴族的畫面,快到新宮時看了指示牌,原來從忘憂宮到新宮直線距離是2KM。

一路走到新宮,終於到了眼前
新宮正在整修,這是腓特烈大帝在七年戰爭後開始興建的,走的是巴洛克風格。但他在三年後過世,這個夏宮閑置了好一陣子,一直到19世紀的短命腓特列三世開始,普魯士君王才開始比較密集使用這個新宮。在新宮庭院長椅上休息,吃可頌,享受一會兒下午的陽光。

新宮外觀,部分整修中
新宮附近應該有一個公車站,但走了一段冤枉路後沒找到,決定保險一點走回橘園宮的公車站等,所以又走了半段的 Hauptallee 大道從橘宮庭園走上公路等公車,坐回火車站,因為還要趕後面的行程,就沒有在波茲坦城區下車找波茲坦的布蘭登堡了。

下一個行程是要去柏林南區 Schoneberg的南端附近找 Marlene Dietrich Grave,總共轉了三次車:S7 -> S1 -> U9,在Bundesplatz 下車。事前忘記要先 goole map 一下怎麼走(因為這個街區 lonely planet 沒有詳細地圖),地鐵出站後在附近相晃了一會,還好地鐵站附近有街區地圖,原來 Fredhof Schoneberg 墓園不在 U-bahn station這邊,在隔街的 S-bahn station那邊。奇怪的是照著拍下來的方位圖走了一大圈,應該是墓園那塊綠色的區域卻怎麼也找不到,走了半個多小時正要放棄時,把 lonely planet拿出來再翻一次,發現上面有寫路名 “Stubenrauch Strass",剛剛走進來好像有看到哩,抬頭一看,就是眼前這條街!找到墓園入口進去,本來想說在北邊又是名人墓,應該不難找。錯!有很多人會來墓園看親人的,千萬不要以為人多那個就有可能是。為了要找墓園地圖也繞了一下(在另一個墓園出入口邊),找到後對好方向,終於找到 Marlene了!(出地鐵到找到一共花了一個小時....)

looking for Marlene's Grave: "here i stand on the marker of my days"


本來打要再去博物館島看一間博物館的,但已經四點多,時間不太充足,決定先去參觀規模比要小的同志博物館 (Schwules Museum),U9 -> U1 -> U6 在 Menhringdamn下車(在前天的查理檢查哨往南兩站),博物館在一棟建築物的庭院裡面,門票 5 euro,不可拍照。一樓白色的門進去目前是帕索里尼紀念展,建築物的二樓應該是常態展,裡面有許多 gay/ lesbian 歷史照片與文字記錄(德文),記下了兩位 lesbain 前輩的名字:Elisabeth Leithauser, Johanna Elberkircher 日後好好研究一下她們的貢獻。

參觀完天也快黑了,一整天走的也很累,先回飯店卸下背包,稍事休息後,在飯店附近的中東餐館 City Yildiz 吃了一份好大好多菜的 doner kebab + beer,非常飽。再走去 REWE買一大瓶水,回飯店梳洗,喝紅酒,上上網,記筆記,計劃隔天最後一天在柏林的行程,很快也就入睡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