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2年11月20日

拉提琴給誰聽?

從 2003 驚異派對(夜夜夜麻2)開始追紀蔚然的戲(夜夜夜麻一、瘋狂年代、倒數計時- 夜夜夜麻3、嬉戲、豔后和她的小丑們....),今年 11/10 在看完最新的這齣「拉提琴」後,出乎意料之外的感到悲傷與沈重,我想,紀伯在戲開演前的媒體記者會所說的:「這是我寫過最好的劇!」也是這整個演出的一部分啊(拉提琴)!






從「夜夜夜麻系列」的「知青出社會,在已知世事後的憤世忌俗與尖酸刻薄」、到「瘋狂年代」對當今社會與媒體荒唐亂象的戲謔,在這部「拉提琴」當中,已經看不到吶喊與戲謔的必要了!因為說出去的話沒有人會認真聽,因為一切都是表演 - for watch,一切都如米蘭∙昆德拉在「不朽」一書中所提到的「意象學 (Imagology) 的天下」。

劇中的劉三自認是知識分子,在研究的路上一直「卡卡的」,要寫個什麼「後感情年代台灣人的心靈圖像」研究,寫了七個字就卡住了,胡同愈鑽愈深,旁觀者都知道他要研究的 topic 根本是個矛盾且不存在的東西,可是他一卡十年,他自己動不了也催眠自己不動是對的。但周圍卻一直動:親人、朋友、國家與社會環境,這些變動之荒唐與無腦化,他不屑也不想參與,但這些變動卻愈來愈讓他的立足點顯得更微不足道,唯一讓他在家裡還有存在意義的,僅剩傳統禮俗中拜拜需要家中男丁的角色!

觀看整劇,除了其中一段戲謔兩齣影集:House 與 CSI- Miami 的玩弄模仿與語言的橋段讓人會心一笑外,不知道是自己心境的關係,還是劇本的本意,我完全無法像先前在看紀盃的劇一樣大笑,反而是充滿着悲哀與心酸啊....

在劇終,當其他人都面向觀眾,唯獨劉三仍在「以為自己的以為」,背向觀眾等著門開(那是他相信的事情),我看的都快要流眼淚了!


媒體相關評論:

兩廳院的節目介紹
聯合報
MOT/TIMES
中國時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